NEWZUO.COM 新作网

每一篇都是创新与创作

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>资讯>财经

现代的基金会——非公募基金会

发布时间:2022-06-04 22:59:38 作者:新作网 点击:35 来源:网络【 字体:

原标题:现代的基金会&x1f;——非公募基金会

*摘选自微信文章《王名:应该重新现代理解基金会|专访》

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、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长王名

2004年我们接受了现代基金会的理念,就是以非公募基金会表现出来的现代基金会,这是最大的进步。

非公募基金会不仅是一个概念,最重要的,它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基金会。现代基金会的核心是留本用息。接受捐赠是基金会的机制之一,钱花出去、能花在什么地方,是要按照捐赠人的意愿去做的。

这中间必须要有一个增值机制,如果没有这个机制,基金会就一直花的是本金。这是我们基金会到现在都没有解决的问题。非公募基金会在这里做了很多文章。有的非公募基金会我很看好,是因为它们有这个机制,它把中间的增值机制做起来了。我觉得,基金会绝不仅仅是做公益的机制,现代基金会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是,它存在很重要的三个机制,而中间这个增值机制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台湾有一位著名的思想家叫王云五,很早就过世了,他说过基金会的真正价值是把有限的财富变成无限的财富,把有限的生命变成无限的生命。王云武讲得很深刻。老洛克菲勒早就走了,但洛克菲勒基金会还在,卡耐基也永续化了。用公益的机制,使财富永续化,我觉得这是基金会的本质。

所以说,2004年《基金会管理条例》有历史性的贡献。这个贡献的重要程度是《慈善法》都没有达到的。因为《基金会管理条例》解决了一个重大的问题,就是让现代基金会开始真正在中国落地。

2004年以后,我们看到从地方到中央一批非公募基金会发展得很快,财富开始从私人领域流到公益领域中来。《基金会管理条例》把这个机制激活了,有了这个机制以后才有第三次分配。

以前的情况是,你劝我捐款,我可以捐,这次我多捐点,我把我的存款动用一下,下个月我少吃一点是可以的,但是一直要这样做,是不可持续的。只有非公募的现代基金会,才具有可持续性,捐来的钱才能滚动起来。可持续性的出现是革命性的,所以我说2004年以后是基金会发展的真正的春天。

我个人理解,从基金会发展来看,过去几十年最大的一个转变是发生在2004年,以非公募基金会为主要制度形式的出现。2004年以后,不管是在跟民政部沟通的时候,还是在《慈善法》的立法过程中,我反复强调,能做大做强的基金会绝对不是公募基金会,只有非公募基金会。

有人问我,中国的基金会能做多大?我说,要做多大就能做多大,只要你的财富在积累,只要这个增值机制能够活起来、在运行,基金会是有巨大发展空间的。

现在回过来看,发展非公募基金会这条路,基本上是走对了。我们现在的《慈善法》,监管重心还是放在公募,非公募不是监管的重点。规范是肯定需要的,我们基金会的发展毕竟是从零开始,美国基金会也经历过规范化的过程。但是我们要给非公募基金会,特别是有留本用息能力的基金会,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我自己的研究很长一段时间以推进政策为主,现在这方面难度越来越大,这也是我慢慢淡出的一个原因。我有段时间很想深入研究非公募基金会,但后来发现进行不下去,有各种原因,毕竟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发展阶段。我做立法推动时建议过,中国的非公募基金会还需要有很长一段比较宽松的发展环境,才能让更多私人财富进入公益领域。靠监管解决不了问题,只能让私人财富敬而远之。

创造新机制很重要。回过头看,为什么过去十多年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迅速,原因是我们接受了现代基金会这种新的机制。在这次《慈善法》修订,我们一直呼吁分开慈善组织和社会组织,把慈善组织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组织,纳入新的监管与发展体制,不要用管控社会组织的方式来管控慈善组织、基金会,特别是非公募基金会。公募基金会甚至改成慈善会更好,慈善会要监管,所以不要拿公募的标准来管控非公募。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给基金会宽松的政策。不要管得过多过细,基金会投资用于公益项目的比例不要限制,也不要限制成本。

转载自公众号CFF2008

汉正家族办公室,专注基金会和信托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阅读全文

发表评论:

评论记录:

未查询到任何评论数据!
返回顶部